扬中意外险学习组

【气愤!】亲戚们只顾争房产,沪上一孤老作家生命垂危没钱治,还被扣医保卡!

7嘴8舌2020-07-31 13:12:36

由于“你懂得”的原因,很多劲爆好文只能私享,不能共享,想看更多不为人知好文章的朋友请加小编私人微信,(追逐,ID:wyw6676)或者长按二维码一键识别添加好友

80岁的孤老乔开文已经独自在医院滞留两年。只因被自己的妹妹与外甥拿走了医保卡与身份证后,无法缴纳住院费,只能靠朋友和居委救济。截至目前,老人的外甥仍扣留证件不愿归还,而生命垂危的乔老任然在医院靠点滴维持生命,得不到抢救。

现在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乔开文老人与一年前相比,更加憔悴,而且已经病入膏肓

2018年春节前夕,由于长期卧床,老人褥疮溃烂引发并发症,生命垂危。幸亏朋友们和医院及时出手救治,老人这才转危为安。就这样,滞留在医院走廊里一年多的乔开文老人,终于搬进了病房里。

望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朋友,吴先生和周先生唏嘘不已。

乔开文老人退休前在上海求精箱包厂工作,同时也是一名作家,并且是上海作家协会1700多名会员中的一员。 1990年,他的作品《换书》曾获得第9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。

那么,这样一位热爱生活的老人怎么会滞留在医院中呢?

据阳曲路570弄居委会主任胡冬梅介绍,乔开文老人是社区孤老,没有妻儿,只有一个弟弟居住在湖南,一个妹妹住在宝山区,多年来,一直是居委会在照顾老人。几年前,老人逐渐失去了自主生活的能力,工资卡也找不到了,以捡拾垃圾为生。 

2016年冬天,志愿者发现,乔先生冻伤了脚趾,立即将他送医救治。不幸的是,老人的半个脚掌被截肢,失去了独立下床活动的能力。此时赶来的乔先生妹妹和外甥表示,他们愿意承担起监护老人的责任,并拿走了老人的身份证和医保卡,还提出将老人的房产卖掉用来支付医药费

此后,乔先生的妹妹和外甥便玩起了失踪,他们既不前来照顾老人,也不缴纳住院医疗费。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,居委会主任胡冬梅和医院的护士、护工们义务肩负起照顾老人的责任。

一年多来,为了解决老人的医疗费问题,居委会胡主任和特勤员通过各种途径,试图寻找乔老先生的妹妹和外甥,希望他们能够协助居委会为老人补办工资卡,将老人接出送到养老院安度晚年。但是妹妹和外甥始终拒绝沟通一直避而不见

在走投无路的时候,老人的朋友和邻居向市作协求救,市作协立即派出工作人员前往医院看望乔老先生,并为他向上海文学基金申请了1万元救助款,以及每月500元的困难补贴。正是用这笔钱,居委会胡主任为乔老先生在医院请了护工。

2018年2月21日,记者和居委会胡主任,以及乔开文老人的朋友、邻居等,来到乔先生妹妹的新家,终于找到了失踪已久的妹妹和外甥

乔开文老人的妹妹和外甥表示,他们对老人目前的悲惨境遇无能为力,两年来,他们一直都在跑法院,希望通过法院或公证处指定两人作为老人的监护人。

然而根据法律,乔开文老人的弟弟和妹妹都可以作为监护人行使监护权。而远在湖南的乔家二哥始终不肯放弃对大哥乔开文的监护权,所以监护权之争没有结果

乔开文老人的妹妹和外甥表示,既然当不了监护人,因此他们也不愿意照顾老人

然而,在监护权的背后,实际上却有着巨大的利益。也就是说,谁拥有了乔开文老人的监护权,谁就有权利去处分老人身后的房产

果然,在无法确定监护人的情况下,对于舅舅乔开文不肯出售房子的想法,外甥心里也非常不满。

正是因为乔开文老人的妹妹和外甥掌握着老人的医保卡和身份证,因此老人的工资卡无法补办,医保卡上的钱也没法用于老人的救治。 

在众人的齐声劝说下,乔先生的妹妹和外甥终于同意,第二天就配合居委会去补办乔开文的工资卡。外甥在电话中表示,自己不是老人的监护人,因此他不愿意出面,包括交出老人身份证和医保卡,除非他能当上这个监护人

就此,乔开文老人的困境再次陷入僵局。3月10号,当老人的朋友们再次去看望他时,老人已经十分虚弱,他不断向朋友们举起双手作揖,恳求大家救救他。但由于没有足够的医疗费用,老人得不到抢救,只能通过打点滴维持生命